广州·天河

热线:020-85611467 / 18138720115(预约微信同号) 3118835731@qq.com

抑郁问题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咨询项目 > 抑郁问题 > 四种不同类型的抑郁症

四种不同类型的抑郁症

更新时间:2020-05-08
归属栏目:抑郁问题
浏览次数:6185


导读:关于情境性、生物性、心理性和存在性抑郁。

 

我想我们当中几乎所有人都有过抑郁的经历和体验。然而,抑郁这个词有很多不同的含义,当两个人讨论这个词的时候,他们很可能指的是不同的东西,这可能会导致困惑和沟通的无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根据我对病人的临床工作经验和我自己的个人经验,做了一个简单的归类,这样人们在谈论抑郁症时可以更好地相互理解。

 

我的临床经历让我发现了大概有四种不同类型的抑郁症:情境型、生物型、心理型和存在型。虽然这个分类系统并不代表一个正式的诊断模型,但我相信它是一个有用的模式,特别是对于圈外人来说,这个归类可以让他们更好地交流和理解自己所经历的事情,这样他们就更容易得到最需要的帮助和验证。

 

第一种:情境性(亚临床)抑郁

 

你是否因为疫情隔离在家而感到孤立和沮丧?你是否曾经因为一场糟糕的分手而哭了一个星期,连从床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你是否曾经在考研失败后非常低落,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

 

如果你曾经因为这些或类似的事件而经历过强烈的悲伤,恭喜你:你是一个温暖的人!你经历过的也是我所说的情境性抑郁。作为人类,我们感到悲伤是完全正常的,有时在面对负面事件、孤立无援的时候,它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多少人在失去工作或亲人去世时还能保持心情平和,甚至感到愉快。

 

事实上,我不仅认为经历这种类型的抑郁没毛病,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不感到抑郁可能是不正常的。然而,当这些感觉在几周后没有减弱,一个人感觉无法完成他们通常的日常活动和工作,或者一直都有自杀的想法和念头时,问题就出现了。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这是一个迹象,说明他的抑郁可能已经从情境性地抑郁转向了其他类型

 

根据我的经验,情境性抑郁几乎是人类普遍存在的情况,这意味着如果你最近正在经历这种情况,那么你并不是独自一人……有很多人也在经历和你一样的体验。然而,问题是,由于这种类型的抑郁症如此普遍,许多人认为自己是这方面的专家,并认为这是唯一的抑郁症类型。因此,很多人会大胆地向任何他们听到的抑郁症患者提供自以为是、不科学的建议。

 

很多时候,那些善意的建议是由那些只经历过情境性抑郁的人给出的,但这些建议是模糊的,没有帮助的。而且有时候他们的建议实际上会让一个人感觉更糟,尤其是当抑郁症患者正遭受后面会提到的其他更严重的抑郁症时。当朋友和家人和你说:“你就是宅家里太多了,出去走走就好啦”或者“别再抱怨个不停,振作起来继续走!”或者“世界上有很多人比你过得更惨!”这些话会让患有更严重抑郁症的人感觉更糟,更抑郁,而不是更好。

 

比起说这些让人更难受的话,如果你希望帮助情绪抑郁的朋友或者家人,但你又不确定他现在属于哪种抑郁,我能给你最好的建议就是来自“12步法”里的建议:不要总想做点什么帮助对方,你就待在他们身边就好了。”根据我的经验,情境性抑郁通常会在几天或几周后自行消失,不需要特别的心理治疗或药物治疗。

 

因此,只是和某人坐在一起,倾听他们,确认他们的感受,就会给情境抑郁症患者当时真正需要的东西: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有人真的在关心他们。此外,如果对方患的是别的更严重的抑郁症,那么光坐着可以让我们少用或者不用乱七八糟的建议来加重他们的症状,让他们感觉更糟糕。

 

如前所述,情境性抑郁症通常会在几天或几周内消退,然而,如果它没有消失或越演越烈,这可能表明受折磨的人正在与一种更严重的抑郁症作斗争。在我所见过的最深刻的一次Ted演讲中,安德鲁·所罗门巧妙地描述了这种更严重的抑郁症是什么样子,并解释了为什么它不同于我所说的情境性抑郁症

 

第二种:生理性抑郁

 

对于那些怀疑抑郁症与明显的生理和神经变化有关的人来说,丹尼尔·阿门博士在Ted上关于大脑成像和抑郁症大脑的演讲是非常精彩,不容错过的。生物学意义上的抑郁症,个体的抑郁症状源于任何一种神经递质(如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或会影响我们情绪和生理的激素(如雌激素、黄体酮和甲状腺素)的失衡。

 

在某些情况下,神经递质和激素的变化会直接导致绝望、快感缺乏和冷漠的感觉。在其他情况下,生化指标变化只是造成一种躯体上的状态,就像甲状腺机能减退症一样,会让人很难完成日常生活和工作上的活动。这种情况下,神经递质或激素的中断造成了一种低觉醒的综合征,以持续的疲劳、低代谢率、注意力不集中和认知能力下降为特征(Gold等,1981;Longo等人,2011)

 

这种低觉醒综合症本身并不是抑郁症:它只是让个体的日常生活活动和追求实现人生目标变得更加困难。然而,当失败不断累积,个体思维模式变得消极,低自尊和关系问题往往会随之而来,使抑郁成为这些生化变化的间接后果

 

无论哪种情况,当生物因素导致个体开始产生抑郁症状时,恶性循环就会随之而来。在这一点上,需要一些东西来打破这个循环,这就是我认为药物治疗对这种抑郁最有帮助的地方——无论是传统的抗抑郁药还是针对特定疾病的治疗,比如针对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药物。

 

正如我告诉我的病人的那样,药物本身并不能解决你的问题,但如果药物能够起作用,它将产生改变你的躯体状态(通常以增加能量、耐力和注意力为标志),这将有助于增加你在日后的心理治疗当中会讨论到的计划的实行力。

 

第三种:心理性抑郁

 

在我的归类中,第三种类型的抑郁症被称为心理性抑郁症,因为我认为其原因与心理因素有关,比如非理性思考;不正常的思维模式;消极的自我对话;以及对压力的不健康反应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希望和梦想不断地被残酷的现实一次次粉碎是我们经历的最糟糕的经历之一。有些人应对这些经历的主要方式是剥夺自己对未来的希望和梦想,不再怀有希望,不再有梦想,这样就不会再感到失望和难过。这种“适应”如此有效,以至于它成为很多人保护自己的一种必然的防御机制。

 

然而,这种自我保护机制的负面影响是,它会让个体患上慢性抑郁症、长期处于缺乏自尊和绝望的状态。由于这种策略通常是在无意识中发生的,所以治疗师的工作就是在治疗中阐明这种现象。根据我的经验,我发现这种类型的抑郁症对认知行为疗法(CBT)和精神分析(也叫动力学疗法)反应都非常好,尽管每种疗法会以不同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有时,心理性抑郁的发作是由自己或他人设定的不切实际的期望导致的,治疗包括对心理期望的细微调整。在其他情况下,还需要调整消极的自我对话模式,用更积极的自我肯定和回顾过去成功经验来取代它。

 

然而,在其他的心理抑郁病例中,个体的症状与一段不健康的关系有关:有时是亲密关系,有时是家庭关系。不健康的关系可以有多种形式。在某些情况下,分离焦虑会让人们紧紧抱团,即使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不同的东西。在更极端的情况下,相互依赖和虐待的关系会对一个人的身心健康造成严重威胁。在这里,需要一名熟练的心理治疗师来确定怎么协助来访处理这些不健康的关系,或者是否需要鼓励来访与不健康的关系拉开距离,以减轻患者的抑郁症状。

 

第四种:存在性抑郁

 

虽然引发情境性抑郁的通常是某件负面事件(例如,失去工作或家庭成员去世),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引发存在性抑郁的往往是一些积极事件:通常是某人期待已久的事情。

 

一个积极的事件如何引发抑郁发作?对于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我们在青春期的某个时候(比如高考报志愿)决定将我们的生命奉献给一个特定的目标和方向,我们相信这个目标将给我们的生命增添上意义,并为我们提供自我实现的机会。我们所追求的目标可能包括崇高的事业成就(例如,成为一名医生或写一本书);具体的个人愿望,比如有个孩子或买辆跑车;或者,他们可能包括精神目标,比如想要充实或者刺激的生活,要追求某种状态。

 

不管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当我们围绕着这些事情来安排我们的生活时,我们经常会产生一种不切实际的期望,即这些目标的实现将会把我们的生活中所有形式的不幸通通消除,并产生一种无止境的幸福状态。在某些情况下,这些目标的实现的确可以给我们带来满足感,但很多时候它做不到。一生都追求一个目标,然后突然意识到它并没有带来预期中的快乐和意义,这足以让大多数人对生存的意义产生了迷惑和彷徨。

 

“我前半辈子都是在浪费时间吗?”

“我追求了这东西这么久,好像突然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这些问题是由我认为那些可能患有存在性抑郁症的人提出的。这种类型抑郁症的触发因素比情境性或心理性抑郁的触发因素要深刻得多,抑郁体验通常也要深刻得多。这种类型的抑郁症常常使人对他们曾经相信的一切都产生怀疑。没有了他们希望在实现目标后达到的意义,他们曾经喜欢和享受的东西——看体育比赛、吃顿好的或者甚至是性生活——都无法再让他们开心和愉快。他们感觉失去了意义和目标,不知道未来自己要追求的方向。

 

那些看过电影《肖申克的救赎》的人可以试着想象一下,这种类型的抑郁症就是监狱里的图书管理员获得自由和被释放后所经历的体验:尽管他应该很开心能够从监狱释放,然而离开监狱意味着失去了他在监狱图书馆的工作,他一下子失去自己习惯的身份和生活。

 

根据我的经验,存在性抑郁症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服用百忧解不会给患者带来新的身份或目标,也不会帮助他们发现生命的意义。同样,注重缓解具体症状的心理治疗方法也不是很有效。由存在性抑郁症引起的抑郁症状来自于一个深层的、模糊的源头,那些简单地解决一个人的认知错误、非理性思维、活动水平低下或缺乏愉快活动的技巧效果不显著。

 

根据我的经验,这种类型的抑郁症通常需要综合使用多种心理学方法和策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协助来访进行整合,而时间可能是治愈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

 

首先,我认为,由一位具有内在导向(通常来自精神动力或精神分析传统)的治疗师进行心理治疗是最好的开始。 治疗的速度不应该快于病人愿意接受的速度,而且即使在治疗几年后,可能也不会有太大的进展。然而,这种类型的治疗将为患者提供必要的安全空间来探索自己,并在一个验证性的、没有批判和期望的心理环境中去体验新的可能性和潜在的新身份。

 

第二,我认为进行团体形式的探索是为了更大的目标(例如,宗教和精神小组;哲学、读书俱乐部、人道主义组织等)可以作为治疗的重要辅助工具,帮助患者考虑不同的生活目标和目的。

 

第三,我认为长时间地体验外地或外国不同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正如伊丽莎白·吉尔伯特在《美食、祈祷和恋爱》一书中所描述的那样——也会特别有帮助。

 

最后,我认为最重要的时间是必要的,这样个人才可以在过程中尝试新的潜在身份和生活目标,并指导自己在找到真正合适的事情之前,可能必须尝试几个不同的路。

 

虽然不用说,但我还是要提一下,在很多情况下,人们并不是简单地遭受上述抑郁症类型中的一种,而是其中几种的组合。再一次,一个训练有素的心理治疗师可以帮助人们辨别他们所遭受的抑郁类型的组合,并根据每个人的条件、限制、个性类型和认知风格做出具体的治疗方案。

 

我希望,如果你正在经历上述其中一种或几种类型的抑郁症,你可能会觉得寻求一个受过良好训练的治疗师(如果你需要的话,请联系我们)。此外,我希望这个讨论的四种类型的抑郁症足够清晰,能让看到这里的你相信,即使都是抑郁,他们的体验、经历和缘由都是不同的。因此,当我们假设自己的经验与抑郁体验自动适用于每个说自己最近有点抑郁的人时,就应该更谨慎了。

 

 

References

[1] Gold, M.S., Pottash, A. L. C., & Extein, I. (1981). Hypothyroidism and Depression Evidence From Complete Thyroid Function Evaluatio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245(19):1919-1922.

[2] Longo D.L., Fauci A.S., Kasper D.L., Hauser S.L., Jameson J.L., Loscalzo J. (2011). Disorders of the thyroid gland. In Harrison (Ed.), Principles of internal medicine (18th ed.). New York, NY: McGraw-Hill.

 

作者:John G. Cottone, Ph.D.

翻译:Lynn

审核:唐诗

来源:Psychology TodayFour Types of Depression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欢迎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推荐咨询师更多+

孟宪璋 - 伊理雅通总督导师

湘雅医学院博士
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注册督导师、治疗师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理科主任医师
广东心理学会精神分析专委会主任委员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精神分析专委会常委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评估专委会委员
广东省医学会精神科分会委员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创立人、总督导师
孟宪璋心理诊所创立人

唐迎婵 - 伊理雅通首席咨询师

暨南大学临床心理学硕士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精神分析专委会委员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委员
广东省心理学会精神分析专委会秘书长
广东省儿科学及青少年健康管理专委会委员
中欧精神分析联盟基本精神分析概念研讨项目临床讨论教师

  • 拨打电话
    在线预约

  • 专人一对一沟通

  • 选择适合的咨询师

  • 预约咨询时间

  • 面对面咨询
    获得咨询帮助

  • 付咨询费
    约定后续咨询时间

广州伊理雅通健康咨询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0-85611467或18138720115
微信客服:gzylyt2002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潭村路348号马赛国际商务中心1701室

版权所有 © 广州伊理雅通健康咨询有限公司粤ICP备14091630号      技术支持:爱搜客

微信客服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